会士熊庠楠合作编著的《总统建筑师:汤玛斯•杰斐逊》出版

2019年12月,由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社科荣誉学会青年会士熊庠楠与弗吉尼亚大学副教授黄运昇,博士候选人董哲共同编著,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凤凰空间”出品的《总统建筑师:托马斯·杰斐逊》一书付梓。

被誉为“文艺复兴最后一位巨匠”,托马斯·杰斐逊几乎是个全能的人:他当过美国总统,合作起草了《独立宣言》,主创了民主共和党(今民主党前身),出使过法国,管理过庄园,研习过法律,创办过大学,设计过建筑1962年,时任美国总统的约翰·肯尼迪在白宫宴请49位诺贝尔得主。据传,在这群贤毕至的场合,肯尼迪致辞:“这是白宫历史上聚集人类才华和认知的鼎盛时刻,或许仅次于汤玛斯·杰斐逊在此独自用餐的时候。

建筑师或许不能算是杰斐逊多面人生中最显赫的一个身份,但却是贯穿他生命,他投入热情最多的角色之一。杰斐逊是一位“绅士建筑师”:他并非科班出身;他的设计不为生计,仅为思维和审美的乐趣。这样的风范令杰斐逊能够不为现实所囿,在设计中达到理想准则和建筑形式的贴合。本书首次向中国读者较为全面地展现了杰斐逊的建筑师生涯,在透彻考察他的各项建筑作品之余,在更广的维度探讨了杰斐逊蕴藏其中的抱负和理想。书中亦囊括了大量珍贵的原始材料和设计图纸,其中许多是首次在中国出版。

本书的六位作者,通过七章的行文,向读者呈现了一个更生动多元的建筑师杰斐逊:他的建筑师自我养成之路,他所展望的华盛顿特区规划,他所设想的学术桃花源——弗吉尼亚大学,以及依照他所向往的生活方式而建造的自宅和花园。会士熊庠楠撰写了本书收尾的两章,重点讲述了中国文化和杰斐逊建筑的相互影响。“杰斐逊和中国风的世界”一章重构了十八世纪欧美世界崇尚的“中国风”艺术审美的文化现象,“中式元素”在这种风潮的影响下渗透到了杰斐逊的建筑语言中。“传承与重塑:从弗吉尼亚大学学术村到清华大礼堂”一章追溯了杰斐逊设计的“学术村”如何成为了校园规划的范式——它的规划思路被重用在了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新校区的设计中,并漂洋过海影响了清华大学的扩建规划。